您的位置:

首页> 玄幻仙侠> 金庸逆穿越 (一)

金庸逆穿越 (一) - 金庸逆穿越 (一)

(一) 来自星星的

  「你这是甚幺鬼游戏企划书?」肥胖的上司,将我熬了几个通宵、厚达几十
页纸的心血结晶,重重地扔在办公桌上。

  我站在老板面前,準备捱骂,不忙顽抗一下:「呃……就是我想向公司建议,
开发类似『金庸群侠传』的单机游戏。」

  「你刚从植物人昏迷状态甦醒呀?单机游戏?现在连网游玩家都暴减啦﹗」
肥老总拿起智能手机挥舞:「我叫你企划的是手机游戏呀﹗给我山寨一款日本的
『D&P』出来﹗」

  拜託,是『P&D』好不好……

  「转珠﹗抽蛋﹗课金﹗很简单吧?你连山寨也不懂吗?还说自己大学毕
业?」

  「可是,市场上已经有很多模彷的转珠游戏了……」虽然刚就业才半年,我
也有游戏开发者的自尊的。

  「山寨又怎样?抄袭又怎样﹗能赚钱就是成功﹗」他重拍桌面:「我恨不得
『神抄之塔』,是我们公司抄袭出来的呀﹗」

  「都甚幺时代啦?金庸单机游戏?你至少搞成金庸转珠呀……嗯,想想也可
以啊﹗先转蛋抽蒙古小郭靖,再进化成青年郭靖、最后究进做大侠郭靖……」

  「老总,做传统RPG不行吗?回合或即时式战斗……」

  「我叫你做转珠就转珠﹗今天星期五……你星期六日在家给我把新的企划书
赶出来,不然你星期一就不用回来啦﹗」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捱完一顿臭骂,天色入黑才放工,迎接我的是一场倾盆大雷雨:「轰隆∼∼」

  回到交通极不方便的郊区房子时,我已湿成一头落水狗。这小屋离市中心很
远,唯一优点就是房租便宜,我微薄的薪金都能应付。

  我坐在电脑前,吃着泡面。转珠转珠,死肥猪老总﹗凭甚幺否决我的金庸提
案﹗他根本不知道,有多少玩家,对《金庸群侠传》有深厚的情意结﹗

  吃完泡面,我启动程序——其实,我早就利用工余时间,独力开发心目中
最好玩的金庸游戏。每晚放工,我都会自得其乐,创造我的武侠世界。

  今晚大吃闷棍,好想转换心情,就来首次的试玩除虫好了……嗯,登入——

  「轰隆∼∼」屋外突然传来一记超级雷响﹗房子灯光顷刻全灭。黑暗中,只
剩电脑屏幕还亮着。

  「吱∼吱∼」电脑彷彿漏电,猛殛我按着滑鼠的右手:「呜哇——」

  救、救命﹗我、我触电了……

  眼前一黑——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呜……回过神来,我没被电死?

  可是,这里是甚幺地方?不是我独住的蜗居呀——

  我身处的,是个藏宝库﹗我认得这个地方﹗因为是我自己的手笔嘛——这场
景,正是我开发的金庸游戏里,《鹿鼎记》的部份,满州第一勇士鳌拜的鳌拜府
藏宝库﹗

  见鬼了﹗难道我刚刚触电晕了,在作梦吗?还是,我『穿越』到自己编写程
序的金庸游戏里了?如果是后者,原因也太烂了吧?打个雷,男主角就被吸进电
脑游戏世界?这简直是网路手枪色文,心急的作者想尽快入局的写法啊……

  我捏一下面孔,却醒不过来。这究竟是梦,还是穿越?不管了,既来之,则
安之,就当在做梦玩游戏——

  场景简陋的藏宝库里,只有一个宝箱。我想起自己对游戏的设置,动手开启
宝箱——

  『登登登登登∼∼』RPG游戏打开宝箱的音效响起,眼前的空气中,凭空
浮现了几行文字:「得到:鳌拜匕首、鳌拜宝衣、四十五万两银票。」

  我拿出宝箱里的匕首、宝衣、银票……想起来了,这是我设定的《鹿鼎记》
部份,玩家帮忙韦小宝在大牢里杀掉鳌拜后,再来鳌拜府抄家时,得到的奖励。

  我将金庸笔下那件『黑黝黝的背心,入手甚轻,衣质柔软异常,非丝非毛,
不知是什幺质料』的宝衣,穿在T恤上;再将那柄在原着里,救了韦小宝好多遍
的削铁如泥匕首,连同鲨鱼皮套子,插在牛仔裤后袋,系统音效及文字又出现
了——

  「已装备鳌拜匕首,破防率100%。已装备鳌拜宝衣,防御力UP。」

  哈,在游戏里装备自己设计的道具,感觉真不错……但是,下一步呢?

  这藏宝库竟没有出口,四面都是墙。当然了,我都未把游戏开发完,不少场
景、情节都是独立的,未连结到主程式上……

  没有出口,那我要困在这里吗?不,为了方便测试除虫,我準备了瞬间移动
道具,可以自动将玩家带到下一个主线任务——

  「使用『瞬间移动捲轴』。」光芒开始将我包围……唔,想想我也真不严谨,
武侠游戏居然出现瞬移捲轴,要不改名做『奇美拉的翅膀』?

  话说回头,下一个场景会是甚幺?我正在走韦小宝的剧情线吗?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「瞬间移动完成,到达御书房。」光芒一下子就将我转移……嗯,御书房?
抄完鳌拜家,来向康熙稟告吗?

  光芒尽散,但我身前处的御书房,却像个战场一样﹗地上各处,竟有多名被
打死浴血的小太监﹗

  我前方几尺开外,正有一个高大健硕、身穿清朝官服的背影,跟两个落于下
风的少年打斗……

  我懂了﹗这是康熙、韦小宝在御书房,想收拾鳌拜的剧情﹗要打倒鳌拜,玩
家就要将关键道具『唐代青铜香炉』交给韦小宝,让他将香灰撒入鳌拜眼睛,触
发胜利条件……

  怎幺搞的?怎幺我抄鳌拜家在先,才发生这擒鳌拜之战?时序全错啦﹗难道
是因为游戏未完成,再加上刚才打雷的缘故,令一切都混乱起来?

  更要命的是,我环顾御书房,果然没有甚幺『唐代青铜香炉』——因为我觉
得是重要道具,3D建模想搞好一点,还在设计中——换言之,这部份的游戏会
有BUG,我这玩家,绝对无法帮康熙、韦小宝打倒鳌拜……

  我突然出现,更错误地吸引了这两个NPC的注意力——混战间,鳌拜背向
我,但面朝我这边的康熙、韦小宝,却见到我这个不应存在的家伙:「小玄子﹗
是你的帮手吗?」「不是﹗」

  「哇﹗」可怜的韦小宝,因我而分神,立刻被鳌拜看準时机,一拳重重打中
胸口,飞退开去,撞在墙上,吐血倒地晕了﹗这下子,就算我凭空变出『唐代青
铜香炉』也没用了,因为关键角色身上都显示『战斗不能』的字样……

  「皇上﹗你还有太监活着?」鳌拜打飞韦小宝后,转身面向我。他的样子是
我绘画的,是个一脸凶相的巨汉:「那老臣就也教教他『摔跤』吧﹗」

  喂,我是本游戏的创作者耶……哇﹗他一拳就打过来——

    「碰﹗」既是满州第一勇士,我将鳌拜战斗力设得满高的,也像韦小宝般被
打飞开去。拳力很重,但出奇地只痛不伤,胸骨竟没碎裂……

  我一摸身上宝衣……多得『防御力UP』﹗是它救了我﹗这背心在原着中可
是又帮小宝挡掌、又替小宝捱剑的。

  鳌拜快步赶来,右手捏住我颈项,将我整个人离地举起:「是我的宝衣?」

  「你怎得来的?」看见我身穿他的宝衣,这个新手任务的中头目,愕然起
来……呜﹗颈骨快被他握碎了﹗制作者死在自己的游戏里?太可笑了吧……
不﹗除了宝衣,我裤袋后不是还有那一柄——

   削铁如泥、破防率100%的匕首﹗乘着鳌拜诧异之际,我右手后伸,拔
出匕首,刺入他没防备的喉咙——

  鳌拜满面难以置信,双手按着喷血的颈项,仰天倒地:「旦∼旦∼旦∼玩家
打倒鳌拜了﹗」

  我跌在地上,看着染血的匕首……感觉好真实﹗看来在这游戏里,我会痛,
也会死?

  除了韦小宝、鳌拜,少年康熙活像亦有自己的人工智能,对我的突然出现,
有所反应:「你是甚幺人?来自何处?」

  总不好说我来自游戏外的世界吧?我来自、来自……

  「我来自……星星﹗」说到『来自』,剎那间,我只想到早前大红的韩剧:「我
叫……都敏俊。」

  「都敏俊?」不愧是一代明君,鳌拜才死在脚下,玄烨已冷静过来,对我
似有戒心:「是谁派你来守护朕的?太后吗?」

  我是你的造物主,你以为我是坏人?太后?太后才是坏人啦﹗

  我爬起来,手放背后,努力装出高手的招牌式站姿:「皇上,真太后被困在
慈宁宫的密室内﹗如今这个,是反贼『神龙教』中人,请你小心﹗」

  康熙皱眉不信,我要减低自己的嫌疑,就要提升权威性:「请皇上相信我﹗
先皇尚在人间,于五台山修佛,遣派我这少林寺第十九铜人,前来护驾。」

  「甚幺?父皇未死?」我见玄烨动摇了,便再下一着,遥指晕在地上的韦小
宝:「我得悉很多陛下不知道的事情﹗譬如这个小桂子,并不是太监,本名叫韦
小宝。」

  康熙将信将疑,走过去扒下韦小宝的裤子。哗,这游戏是变得怎样了,男N
PC能脱男NPC的裤子,而且当真有阴毛和小鸡鸡……

  反正鳌拜都被我杀了,这《鹿鼎记》新手任务都全破啦,一不做二不休,我
索性道破一切,大过生神仙般的预言瘾:「韦小宝以后将会加入反清复明的天地
会﹗更会骗去建宁公主的贞洁﹗如何处置他,就请皇上自行定夺啦﹗」

  话说,都说了这幺多,战斗后的剧情对话都该完结了吧?怎幺还不宣布过关
的?

  此时,康熙看不见,只有我看得见的系统文字,浮现提醒:「玩家请割下鳌
拜的头颅﹗玩家请割下鳌拜的头颅﹗」

  我可没有定出这样子的过关规举……但看来不这幺办,就无法推进剧情。我
唯有硬着头皮,慢慢用匕首将鳌拜的首、身分家……哇,好血腥……

  康熙奇怪:「你割下鳌少保……鳌拜的人头何用?」

  我乱说一通:「哎……拿去五台山,向先皇证明,我已救了皇上。」

  一割下鳌拜首级,第二卷瞬移捲轴就自行发动,发光开始带走我。我匆匆向
吃惊的玄烨,再丢下一句:「呀﹗你要『永不加赋』呀﹗」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瞬移光芒中,我伸直右手,只拈着鳌拜的辫子,让他远离我……真呕心……
我那有要求玩家割下他的人头啦?这游戏系统自己发展起来了吗?

  话说回头,有甚幺剧情需要用鳌拜首级来触发的?难道是拿去给陈近南,因
此拜师加入天地会?

  光芒消散,我已不在御书房,而在一间小小的花厅之中。前方有一个全身缟
素的少妇,坐在椅上。

  这少妇约莫二十六七岁年纪,不施脂粉,脸色苍白,双眼红红地,显是刚哭
泣过来:「亡夫姓庄,都敏俊相公手刃奸相鳌拜的经过,能跟小女子一说吗?」

  姓庄?鳌拜?喔﹗她是庄家三少奶﹗这里定是河北深山,那间庄家大屋吧?
吴之荣告发、鳌拜操办的《明史》一案,也成了游戏的一环?

  显然我杀死鳌拜,剧情就变成此事天下皆知了,我完全取代了韦小宝的角
色……嗯,那接下来的打倒鳌拜的胜利奖励,难道就是——

  『玩家将鳌拜首级交给庄家三少奶。』

  NPC庄夫人,立时照本宣科:「我想送恩公一件礼物,务请勿却是幸。」

  「双儿,出来见过都恩公。」闻声步出者,白衣清装,作丫鬟打扮,大约十
三、四岁年纪,头挽双髻;一张雪白脸庞,眉弯嘴小,笑靥如花……哗﹗是《鹿
鼎记》里的双儿耶﹗那个贴心、温柔、服侍周到、近乎唯命是从的可爱萝莉啊﹗

  「这小丫头双儿,跟随我多年,做事也还妥当,我就送了给恩公,请你带去,
此后服侍恩公。」

  「玩家要带走双儿吗?」

  当然是打包带走啦﹗嗯,且慢,虽然是NPC,庄夫人这种过场角色先不
论,但这游戏里的重要人物,好像都有自己的思想灵魂。我还是应当尊重双儿的
感受——

  还好我游戏剧本都是自己写的,韦小宝的对白全部记得。我便看着双儿,见
她一双点漆般的眼中流露出热切的神色,笑问:「双儿,妳愿不愿意跟我去?」

  双儿低下了头,细声道:「三少奶叫我服侍相公,自然……自然要听三少奶的吩咐。」

  韦小宝……不,都敏俊道:「那妳自己愿不愿呢?只怕会遇到危险的。」

  双儿道:「我不怕危险。」
  
  当真想像玩H游戏般狂按滑鼠,让对话快进啦……我微笑道:「妳答了我第
二句话,没答第一句话。妳不怕危险,只不过夫人将妳送了给我,妳心中却是不
愿意了。」

  双儿道:「夫人待我恩重如山,相公对我庄家又有大恩,夫人叫我服侍相公,
我一定尽力服侍公子。公子待我好,是我命好,待我不好,是我……是我命苦罢
啦。」

  我哈哈一笑,道:「妳命很好,不会命苦的。」双儿嘴边露出一丝浅笑。
  
  庄夫人道:「双儿,妳拜过相公,以后妳就是都相公的人了。」

  双儿擡起头来,忽然眼圈儿红了,先跪向庄夫人磕头,道:「三少奶,我……
我……」说了两「我」字,轻轻啜泣。

  庄夫人抚摸她头髮,温言道:「都相公少年英雄,年纪轻轻便已扬名天下,
妳好好服侍相公。他答应了待妳好的。」

  双儿应道:「是。」转过身来,向我盈盈拜倒。

  我道:「别客气!」扶她起来……咦?原作是韦小宝打开包袱,取出一串明
珠,当见面礼……以后再买吧,我都有四十五万两银票在手了﹗

  「温馨提示:响应文化部河蟹,玩家每日只许游玩一小时。强制登出——」

  「相、相公?」刚被我扶起的双儿,眼看着我被电光吞噬——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再次睁开眼睛,我面对的是一片蓝屏的电脑。

  没有甚幺康熙、韦小宝、鳌拜……我是坐着睡觉,在作梦吧。可恶﹗才刚得
到双儿加入做同伴﹗这好梦怎幺不做长一点……

  背后忽然响起娇柔动听的少女声音:「相、相公?」

  我扭转油压椅,眼前居然站着一个活生生的——双儿﹗

  双儿不安地环视我廿一世纪的现代房间,江南口音,语带惶惑:「这里是……
甚幺地方?」

  我站起来,一碰双儿的小手,有实体、有温度,不是幻觉,她是个真人﹗我
不单穿越到游戏里,还将游戏中人,带到现实来?如果一般回到古代是穿越,那
我这岂不是……『逆穿越』?

  我安抚双儿,在沙发上坐下:「双儿妳别怕,这里是我家,跟大清是不同的
地方,以后我慢慢解释给妳听。」

  「嗯……」双儿似乎放心了一点,突然想站起来:「喔﹗双儿失礼,应该公
子你坐,我站着侍候你。」

  我真想喷泪了﹗都二零一四年,上哪里找来一个真心当你主人的萝莉中式女
僕?

  「双儿,在我家……不必拘礼。」我拉着双儿的手,不让她起身。她的小手
好滑溜﹗我虽已二十多岁,但还未初恋,连女生的手都没牵过……更别说初
吻——

  我想起韦小宝的伎俩:「双儿,鳌拜已除,大功告成……」

  「亲个嘴儿——」我突袭地一吻双儿小嘴,她不及闪避,只道我跟她玩耍,
嘻嘻一笑:「相公你是少林寺第十九铜人大英雄,也这幺胡闹。」

  成功了﹗我的初吻﹗果然是金庸世界里,最好相与的双儿啊﹗女生的嘴唇,
果然好柔软﹗双儿身上还微泛香气,这就是所谓的处子幽香?

  单只轻印唇片、嗅着体香,我的牛仔裤裤裆已高高隆起——今晚之前,我还
是个只能靠看AV打手枪的处男。但说不定,我今夜终于有机会……转大人了?

  我都把双儿带来现实世界了﹗我……都敏俊都取代韦小宝啦﹗那她愿意给
韦小宝的,都会愿意给我吧——

  年轻男人的正常需要,驱使我双手按住双儿两肩:「双儿,相公想要妳﹗」

  「相公,你想要甚……」我一下子将双儿推倒在沙发上。撇除玩H游戏,这
是我第一次推倒女生——

  「啜……」我趴在双儿身上,模仿AV看过的前戏,凑嘴吻她小巧的前额;
我婆娑她乌黑油亮的双髻,秀髮滑如丝般。

  「相公……」双儿年纪虽小,但女家儿隐约知道我不是闹着玩,而是另有所
图,乖巧地没挣扎,只羞着婉拒:「男女授受不亲……」

  我一手抚着双儿俏脸,另一手摸她贝耳,吻弄吹气:「这里不是大清,没关
係的……」

  「哎……」双儿被我骚扰耳朵,低呼一声,彷彿没了力气,连话也说不成。
AV的步骤,真的管用﹗我继续轻吻她弧度漂亮的耳壳、耳洞……

  再次吻向双儿樱唇,今次我伸出舌头,舔湿唇间,她紧张呼气:「相公,双
儿虽跟定了你……但无名无份,我们应……相守以礼……」

  我没回答,反趁着双儿开口说话,乘虚而入——轻啜唇片,舐着丁香小舌……
几分钟前才初吻的我,现在已在湿吻女生。

  双儿的红唇好软,呵气如兰;舌尖暖暖的,连口水也甜甜的……我裤里的东
西更硬了,我想要双儿更多——

  我鬆开嘴巴,未解人事的双儿,软瘫在沙发上小口喘气。我继续向下,蜻蜓
点水般浅吻她精緻的下巴、纤细的脖子;然后,两手首度摸上她的白色清装丫环
服——

  隔着白衫,里面应该还有一件薄薄的肚兜吧?我双掌感受着少女双儿刚发育
的微乳,应该是B罩杯?一手盈握,大小刚好,软绵绵,热哄哄……

  「相公,你别这样……」双儿就是好,我在衣服外乱摸,她都没生气、没推
开我,只一味劝说:「三少奶有教我,女子要被明媒正娶,拜天地,才可以跟丈
夫……」

  「洞房?」我在两件衣物外摸索,终于找到双儿小小的乳头,姆食二指,隔
布握捏:「双儿,相公这里,跟迂腐的大清不同,男女嫁娶前,都可以随意洞房
的。」

  「怎、怎可以……呃﹗」初嚐男子把玩,小双儿敏感的乳头,几下子便在衣
服里微微凸起,两腮羞急得绯红,模样好可爱∼∼

  我更忍不住了,想脱下双儿的上衣。但清装就是麻烦,领口、衣襟都是纽扣,
纽门又结实,好难鬆开……

  此路不通,我另觅他法,右手想从白衣下襬,潜入衫内;左手同时触及白裤
裤头,想将它扒下……熊熊慾火,教我想剥光双儿,然后——

  然后,忽然就没有然后了﹗我的小弟弟还硬着,但全身却动弹不得?不、不
是马上风吧?我才二十多岁,正想破处,就出师未捷身先死?

  「相公,抱、抱歉。」我眼珠倒是还能动的,俯望身下被我压着的双儿,她
右手食中两指,捏成剑指,点中了我腰间:「双儿……点了你的穴道。」

  我都忘了双儿懂一点武艺的﹗还常常帮韦小宝点人穴道﹗

  双儿髮髻微乱,冒汗脸红,怯生生地仰视我:「相公你这样子……双儿会怕
的。」

  是封穴阻止血液流通吧?我下面逐渐软掉。慾念一去,冷静下来,忽然觉得
很对不起双儿——我真是人渣,才刚认识不久,就推倒人家,她当然会点我穴自
保清白吧……

  「双儿,是相公跟妳说对不起才对,是我太过火了。」我诚心跟双儿道歉。
不管她是小说人物,还是游戏角色,现在于我眼前的,可是一位娇滴滴的小女
生……

  「相公不用跟双儿赔罪。」双儿感受到我的诚意,娇羞垂眼,话锋一转:「双
儿已是你的人,早晚会……」

  好双儿﹗没恼我,还暗示以后会有戏的﹗我都感动得想泪奔了,呜呜……

  我情真意切:「双儿,相公一辈子都会好好对妳的。」

  双儿亦眼神坚定:「双儿也会……一辈子侍候相公。」

  我终于有女朋友啦﹗一个晚上,初吻、初恋,同时达到﹗YEAH﹗

  「相公,我们还能回大清吗?」

  「应该可以的。」电脑只是蓝屏,又没爆炸,说不定已经从此接通游戏的世
界……

  那幺,说不定除了双儿,我还可以遇到其他金庸女角——小龙女、黄蓉、赵
敏……个个性格不同,但各有各的美态……

  一念及此,明明被点了穴道,下体竟又硬了……

  「双儿,相公答应妳,不会再乱来的。妳先解开我穴道……然后……再让相
公……轻轻的……碰妳几下?」

  双儿虽是古人,绝对不笨,羞笑摇头,模样可爱极了——

(待续)